友科太陽能:光電建筑的又一朵奇葩——無錫光伏展參觀手記_行業動態_江蘇友科太陽能科技有限公司
友科太陽能:光電建筑的又一朵奇葩——無錫光伏展參觀手記

2013年10月30日來源:BIPV中國

有一個月沒給《光電建筑資訊》“發現之旅”欄目撰稿了,心里總是惦記著,倒不是人家催我,而是發現新奇之心使然。
 
恰好建筑光伏遮陽標準的初稿脫手,又逢第5屆無錫光伏展開幕,我便踏上了發現之旅。
 
無錫的天氣讓人詫異,預報說12℃~23℃,卻讓人感覺比北京要涼,或許是有海風的原因吧。
 
無錫太湖國際博覽中心建在新區,周邊還有些荒涼。光伏展只有一個展廳,約莫40多家參展商。參觀的人沒有想象的多。
 
與多數光伏展無異,展商多是組件、逆變器、匯流箱、跟蹤器等光伏產品,系統集成展示的圖片,也多是以地面電站為主。
 
正當我興味索然的時候,“友科太陽能”的展位讓我眼前一亮。一座歐式二層的建筑模型,安裝了一個遮陽門廊,十塊多晶硅組件以瓦的形式鋪裝在遮陽坡面上,水流緩緩而下,昭示著良好的防水效果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趙新偉與無錫市長在交談

趙新偉是這家企業的負責人,個頭不高,不飾邊幅,戴一副黑邊眼鏡,斯文中透著質樸。他見我駐足觀看,過來與我攀談,憨笑中略帶靦腆。
 
當他知道我正在尋找與建筑有機結合的光伏構造時,仿佛遇到了知音,拉我坐下來,開始滔滔不絕起來。
 
從交談中我得知,他曾是一家組件企業的營銷人員,負責歐洲市場。在法國和瑞士期間,他看到許多民居都喜歡鋪光伏瓦,這個現象引起了他的注意。他就經常去觀看他們的安裝,琢磨他們組件的結構。后來他想,中國也有很多坡屋面呀,如果采用這種光伏瓦,一定會有很大的市場的。后來,他就辭職了,創辦了“江陰友科太陽能器材有限公司”。
 
雖然他講得很輕松,但從他堅毅而疲憊的面容上,可以想見他的研發經過了多少個不眠之夜,他靠個人魅力凝聚了不多的技術人員,他正在用毅力期待著中國光電建筑春天的到來。
 
他看出我十分想了解這種光伏瓦的鋪設和拆卸,就讓我明天再來。
 
第二天我來時,很多展商都開始撤展了,而趙新偉還沒有來。我就坐在那里等。我想,他一定會遵守諾言的。
 
等了約莫半個小時,他和他的助手來了,搬來了一個木頭架子,和四塊光伏組件。他向我抱歉說,昨天他回到廠里去了,為我去取這個演示樣品,今天一早才從江陰趕過來。
 
他在現場給我演示安裝和拆卸,整個過程用了不到5分鐘。我不禁暗暗為這種光伏瓦屋面的構造叫絕。如果不是擔心技術剽竊,他能夠在展會上演示的話,這種產品該會有更大的吸引力的。
 
我因著要趕火車,只好就此告別。我們都感到相見恨晚,意猶未盡。
 
返京的途中,趙新偉和他的光伏瓦總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,趙新偉和松下幸之助的影像總在相互變換。是啊,天道酬勤,創造就是財富。無論友科太陽能是否能夠成為明天的松下,我都會記住今天的。
 
文∕光電建筑應用委員會  章放

3001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